英雄流血不流淚?

社會塑造人,人塑造社會。究竟我們心底埋藏了多少秘密、多少只有我們自己知道的傷痛?社會告訴我們,人要堅強,遇到問題最緊要企得返起身,喊有咩用?可能因為這些約定俗成的觀點,導致我們無法以最真實的自己面對傷痛,久而久之,人麻木了。

心理創傷其實冇咁簡單

  • 想到心理創傷很自然想到天災、人禍,應該與我/我的個案 (case) 關係不大?
  • 學業壓力導致學童自殺/自殘:難道只是學業問題?
  • 父母離異可以對小孩帶來多大的影響?
  • 長輩的一句說話、一些行動、一種態度,我們可能畢生難忘,影響我們日後待人接物的方式和觀念

為什麼要處理創傷?

很多人會想,過左去就過左去,唔諗就當冇左件事啦。但係咪真係冇左件事?

事實上:

  • 越長時間沒有被處理的心理創傷,越有可能變成慢性創傷,創傷反應會越來越嚴重。
  • 沒有被恰當處理的創傷可於創傷事件發生多年後持續,或突然被觸發創傷反應

處理創傷 = 打怪獸?

黃曉紅博士經常提到:「『未知』其實是我們最恐懼的東西」。當我們知道窗簾背後有一隻怪獸,我們該如何面對?我們是要把窗戶打開,還是不要去碰它?

都不是。處理創傷或任何心理的問題,我們都是要循序漸進,我們必須慢慢掀開窗簾,而不是打開窗戶。當我們能「看見自己」,認識這隻纏繞我們的怪獸,透過創傷治療加以處理,就能開始看見並接納自己。

將問題和人分開

黃博士的敘事繪畫治療法 (Narrative Drawing Intervention) 結合敘事療法的元素與藝術治療的可塑性,讓來訪者以自由、安全的方式一步步地看見自己、接納自己,最後最重要的是讓來訪者發揮自己,激發他們解決自身問題的抗逆能力,成為解決自己問題的專家。當我們能夠發現:問題是問題,我是我,我們就不再被問題纏繞,問題才能開始被解決。

黃曉紅博士Monica給心理治療師、社工、輔導員、老師和醫心者的四句話…

進行心理輔導時請謹記:

  • 處理心理創傷的第一天條:不傷害 (do no harm)。作為一位真正的醫心者,必須跟隨來訪者的步伐,陪伴他一起看見自己,一起處理問題。
  • 不要焦急:受創傷的人,尤其是小孩,真正需要的是治療師的耐心、接納及陪伴,並提供安全自由的治療環境。
  • 心細如塵:「一眼關七」、「耳聽八方」並且「心腦膽」兼備(詳細內容可見於即將面世的「敘事繪畫治療手冊」,敬請留意出版資訊)
  • 擁有屬於自己的治療工具寶箱 (tool-kit):學習不同的治療工具,裝備好自己成為更好的治療師。

敘事繪畫治療法在心理創傷中的應用 – 一天工作坊:了解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