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都市日報︰忘年之交

我認為當心理學家,就是我的終極享受——特別是看見本來愁眉不展的小個案,蹦蹦跳跳地離開我的辦公室,那簡直是無價的快樂。回想十多年前,我的第一批個案,就是小朋友和家長。有趣的是,近年愈來愈多專業人士前來求診,時間也經常排得滿滿的。然而,無論如何,我也堅持把部分時間留給小朋友和家庭個案,原因很簡單,我也是個永遠的孩子。我一碰到小朋友,彼此就像磁石遇上金屬,那種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順暢交流,並且相處得愉快殊甚的「忘年之交」,令治療過程變得更加趣味盎然。還記得一位因為情緒問題而由父母帶到我辦公室的男孩子,開始時充滿懷疑地觀察這個被稱為“Dr. Wong”卻喜歡別人叫她Monica的人。到發現此乃一個跟他年紀相當,說着小學生語言的大傻瓜之後,他由本來的沉默寡言,變成有說有笑,並在父母與治療師衷誠合作下,進步顯著。八節之後,我預告再做兩節便結束治療,他當時望着我,沒有回答。令我驚訝的是,男孩回家跟媽媽說,我快些做完功課,不就可以去Monica 那裏嗎?我們就這樣說定了,還是每個星期六都去她那裏,好不好?聽到男孩媽媽的覆述,我開懷地笑了。

撰文於2017.04.21

 原文連結 #心理輔導 #心理輔導技巧 #敘事繪畫治療法 #藝術治療 #心理學 #輔導技巧 #個案工作輔導技巧 #基礎輔導技巧 #輔導技巧理論 #朋輩輔導技巧 #輔導技巧課程 #counselling技巧 #就業輔導技巧